动脉互联

揭秘区块链玩家的造富神话

张靖超

编者按/ “在加州的内华达山脉里淘金盛行的时候,近在咫尺的中央谷地再肥沃也没有人会去安心耕种了。”谈及当下火热的区块链行业,一位互联网投资人这样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说道。

即使有新华社等权威媒体、工信部等部门和部分业内人士一再强调,区块链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造富神话,使这个新兴的技术领域仍吸引了大批怀着暴富梦想的玩家。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区块链的产业和当前热度较高的应用场景入手,带来专题报道,深入分析区块链追捧者的“道”与“术”。

7月23日下午,北京东四十三条的四合院内,一场区块链项目的路演正在进行。按照组织方JRR(一家主要从区块链项目孵化、投资的机构)的负责人张璐介绍,这是一个“圈子内”的活动。

PPT里,所有项目和公司的名称都是英文,公司注册地亦是海外,创始人团队、高管也几乎是清一色的外国人。除此之外,现场还有4家专门投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机构代表、以及十余家区块链媒体。不过这些项目方负责人几乎大部分是中国人。

据悉,这些项目所处领域分别是在线音乐平台、芯片、移动支付等。

路演结束后,《中国经营报》记者上前分别询问这些刚刚赢得满堂喝彩的项目方负责人:“在中国大陆地区落地业务,你们的竞争对手有哪些?”回答分别是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阿里系的虾米音乐,此外,还有联发科、微信支付、支付宝、银联、美团、VISA……

有趣的是,当记者对这些项目落地产生疑问时,在场的人士未直接回答,却反问道:“本是区块链圈内人士的活动,为何会有传统媒体参与进来?”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场略显神秘的“圈内聚会“,实质上是一场吸引入局者的“密谋活动”。

币圈与链圈

“这个圈子是有点封闭的,常见的就那几个。”张璐说,“币圈的人常常会在国内外的几个城市飞来飞去。我们经常不约而同地出现在同一个航班里,甚至座位都连在一起。今天在座的人几乎大部分是熟悉面孔。”

在张璐所说的币圈是区块链业内的一大群体,与之睥睨的是链圈。

“链圈和币圈是区块链早期的一种划分,链圈的人被认为主要是研究技术以及商用开发的,币圈的人则专注于投资。”某区块链媒体创始人王鑫这样告诉本报记者:“早期的币圈人士大多还是投资公司和项目,后来随着项目落地尝试、数字货币种类增加,币圈和链圈就慢慢混在一起了。”

混在一起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区块链与数字货币间密切的关系。

从路演现场情况看,每一个企业都提到了已经、或准备发行数字货币。就区块链的基本属性,特别是目前热度最高的公有链(区块链中的一种形态)的特性来看,要让普通用户使用开发者设计的公有链,并深度挖掘内在价值,势必要给予用户相应的激励,这些激励只以token的形式交到用户手上,即所谓的数字货币。

而token的价值,也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这个区块链网络的价值。

目前,国内已经有迅雷等企业做出了一系列尝试。在今年5月,本报记者对迅雷CEO陈磊的采访中,对方表达了建立起迅雷区块链生态的蓝图:“需要打造一个迅雷的区块链闭环生态,其中要有足够多的、优秀的上层区块链应用。”

在迅雷的区块链生态中,链克为该网络中的token,可购买上层应用的服务。

“应用场景越丰富,品类越多,token的流通就越顺畅,token和链的价值就越高。如果流通场景少甚至没有,那么token的价值就是零,就是空气币。”一位链克持有者吕淳(化名)这样表达了token的价值。

而在当日的路演现场,某区块链项目咨询公司的运营负责人张鹏告诉记者,token需要流通在一个可消化的场景中(即能够流通,可换取某些服务或物品),如此一来,token乃至区块链才会拥有现实资产的支撑与背书,即使流入二级市场,有现实价值参考,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泡沫。

圈内的故事

“但现有的区块链项目中,有90%都无法落地。所以你看到的大部分数字货币都是空气币。”张鹏说,“这是我们在过去几年观察到的结果,具体原因有很多,包括用户使用习惯、商用不成熟、机制设计漏洞、监管政策等。”

但现场的每一个项目方或已经发币,或准备进行ICO(首次币发行),或即将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

移动支付项目Bizkey的负责人Scarlett Zhang便向本报记者透露,在去年完成A轮融资后,未有其他融资,也不再计划进行融资,公司正寻求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

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于佳宁表示,区块链项目的通证权益投资逻辑与传统股权融资逻辑完全不同,区块链项目即使进行股权融资,也会止步于天使轮或A轮。

王鑫等多位业内人士这样向本报记者解释“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一行为:这是类似于传统互联网企业的融资路径,互联网企业往往需要进行多轮融资后,最后申请IPO。但区块链项目企业在完成至多两轮融资后,传统的融资方式就此停止,随即开启类似于IPO的行动,通过ICO,获得资金,投资者获得token,而后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token流通性增加并获得溢价,ICO时的投资者可趁机获利出逃。

于是,ICO与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两个关键步骤,成为了区块链项目公司、投资者眼中的“IPO”。

但在各种因素的制约下,一个区块链项目从提出,到机制设计、网络搭建、ICO,再到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需要赢得投资人的认可,着实不易。

“你的这种担心可以说有些多余。实际上,已经有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了,他们游离于传统企业和互联网公司圈子以外,所以你们圈外人不知道。”某区块链媒体火球财经的一位作者说。

区块链项目、区块链媒体、社群、数字货币钱包、数字货币交易所,这是所谓产业链的雏形。

原快的创始人、区块链投资人陈伟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通过介绍投资经历,也证实了这条产业链的存在。

“我投资前把整个区块链生态需要有哪些角色想明白了,比如需要有交易所、芯片、行情媒体、钱包、评级机构、分析管理数据的,然后每一个环节去投最好的。”陈伟星说。

“现在的项目,能落地的只有极少数,而且大部分还是在美国,所以国内的项目要想获得资金,就必须要与后面的每一环合作,媒体和社群帮助宣传,然后找人代写ICO的白皮书,再想方设法将token塞进钱包,最后是让交易所的审核评估人员信服。”上述区块链媒体作者说,“讲好生态故事是每一个区块链项目必须要做的事情,让对区块链未来价值深信不疑的人或投机者掏钱,这是国内的产业链常做的事。”

路演结束后,张鹏向本报记者透露了该活动的主要目的:“现场的项目有不少已经被现场的机构投资了,所以这场路演,应该更多是给在座媒体和社群看的,将故事借此讲出来,因此他们更希望被圈子里的有影响的媒体、钱包看到。所以当圈外人,一个圈外媒体出现在现场,他们都会惊讶,读者群体与他们的定位不符合,甚至会被排斥在外。”

ICO暴利

2017年夏天大学毕业的小金(化名)在同学眼中,已经是一位赢在起跑线上的人。刚毕业时,已经自食其力赚到约20万元。

小金向本报记者透露,20万元均来自为区块链项目方代写ICO白皮书,每次的报酬是2万~3万元。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9次代笔的劳务费成了小金的第一桶金。

“刚开始写白皮书很费劲,因为太专业,很生涩,后来会借鉴其他项目的白皮书,因为都是大同小异的。至于里面写的什么,我也没完全搞懂,但是一般有套路,那就是模式不能写的太清晰,也得稍微让人看懂一些,但技术细节要很专业。”小金说,其中不乏有的项目重复发币,多次发布白皮书。

在2017年年中,被誉为“区块链网红”“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彼时,在ICO还未被国内监管机构叫停之前,通过得到APP平台累计了大量社群粉丝的李笑来,通过多次ICO成为了舆论当中区块链创业明星,但每一次发布的白皮书均显晦涩,到后来ICO时,李笑来表示不再发布白皮书,理由是:“反正你们也看不懂。”

“现在整个行业中普遍是比较扭曲的,这是财富效应在激励,而并不是创造价值。绝大部分创业者可能连中本聪的白皮书也没看,自己的白皮书也没好好写,代码也没好好看过,后面怎么发展也没好好想,只想怎样才能拿到更多钱。”陈伟星如是说。

陈伟星向本报记者表达了对当前众多区块链项目的看法:“现在整个市场有资本红利,财富效应明显,泡沫就起来了。”

毫无疑问,从ICO开始,到登陆数字货币交易所,这是一个使资产获得翻倍的大好时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以太坊早期投资者向本报记者介绍了财富爆发的过程:“我在2014年年初时,在美国一次偶然经历,得知了以太坊这个项目,那时ETH(以太币)不到10块钱,现在已经涨到近2000块,我拿到了200多倍的收益。”

“区块链的真正获利者,都是2016年以前进入的,如今都拿到了百倍以上,甚至万倍的回报,此后往往都非常低调。但他们曾经获取的回报率非常让人垂涎。”张鹏说。

追风的“冒险游戏”

相比于以太坊、瑞波、EOS等已经成熟、且在业内外闻名的区块链项目,国内尚未出现与之睥睨的区块链应用和平台。

但资本市场的热情至今未减,从2017年末在全球股市飙涨的区块链概念股开始,再到遍地的区块链会议,去中心化、建立信任机制的愿景是诸多从业者长挂在嘴边的信条。

本报记者注意到,除了7月23日的路演活动外,在全国各地的主要一二线城市,几乎每天都有类似的活动举行,查阅公司背景时,往往都注明注册地、服务器、高管团队均在海外。

Scarlett Zhang在向本报记者介绍项目落地时表示:“我们的业务核心是中国大陆,现在围绕海外市场展开。”

记者质疑其中的矛盾性,她解释称:“国内的政策环境比较严苛,所以我们会选择在海外进行业务拓展,静观时变,一旦成熟就回来。”

至于如何验证项目的可靠性,数字货币交易所火币方面向本报记者介绍了一套名为smartchain区块链资产的评估模型。团队可信度、技术先进性、市场活跃度、项目管理和战略定位是火币主要考察的类别。

火币方面坦言,区块链资产对应项目大多属于早期阶段,项目运营产生风险,由于流动性高,且价格变化快,波动性大,容易被过度炒作产生风险,此外,交易的匿名性可能涉及洗钱风险,世界各国也普遍缺乏相对完善的监管制度。

“目前大部分发币项目从本质上并没有真正利用区块链技术,只是打着区块链的旗号,获得了与实际价值完全不相符的估值。有的项目的所谓创新根本不去与实体经济融合,脱离了实体经济的需求,完全是投机甚至是欺诈的行为。” 阳光七星投资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吴征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自己对行业热度的看法,“区块链和AI等技术的意义是赋能,而不是颠覆。”


来源:金色财经

 

关注微信公众号

24小时快讯

专访ioeX创始人Aryan:第一个百万设备上链工程是如何实现的?

区块链是一个新世界,有着“新规律”“新认知”,这是大多数人对区块链世界的看法,但在基于分布式网络技术的世界来说,区块链是分布式网络构建者的必然方向,这对于初出茅庐在区块链世界中占地掠池的勇士们来说,他们像是出现在区块链领域的悍将,可以将原有业务轻松融合区块链,恃地称雄。 ioeX是一个典型范例。在过去的4年中,其前身团队已在物联网领域搭建了一条分布式拓扑网络,将数万智能设备连接到网络中,预计2018年底将有百万设备连接完毕。近日,金色财经记者独家专访了ioeX创始人Aryan,对ioeX如此强的落地能力和原区块链技术一探究竟。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BATJ开打区块链“圈地”大战

各种名目的加密货币在当下被炒的沸沸扬扬。阿里、百度、腾讯、京东、苏宁、小米等众多国内互联网巨头公司都已经加紧布局区块链领域。 有着直接竞争关系的互联网商业巨头们,在先后进军区块链的同时,在区块链领域也都有着各自的侧重点。 腾讯搭建基础设施 阿里系循序渐进 在几家互联网巨头中,最早发布区块链白皮书的是腾讯。

nChain首席科学家Craig S Wright:未来的比特币

2018年8月1日,BCH“扩融世界”周年国际峰会暨BCH生态建设项目发布会在香港丽思卡尔顿酒店召开。此次会议不仅BCH开发团队全员出席,Bitcoin.com创始人 Roger Ver,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BTC.top创始人江卓尔,Bitcoin ABC 首席开发者 Amaury Sechet也将出席并发表演讲。除了对BCH的未来发展方向和发展趋势进行解读,大会还会针对“扩容边界”问题开展圆桌讨论。